Board logo

標題: 心渴望重逢,愛卻咫尺天涯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earsowwn1235    時間: 2013-2-24 23:02     標題: 心渴望重逢,愛卻咫尺天涯

月影疏斜,星兒淺照。獨自一人悠悠地走,月色灑下的清輝卻溫暖不了清冷的心懷。低眉的瞬間,滴滴晶瑩輕盈灑落,在眼前砰然墜地,又一次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。原來,心事經不起回憶,流年濾不盡憂傷,那個人、那些事永遠是心中無法言說的隱痛。

安靜地躺著,逼自己入睡,思念卻蠢蠢欲動,肆無忌憚地跳出來擾亂如水的心扉,清晰地感受到枕邊滑落的悲哀,那麼涼,那麼冰。閉上眼假裝自己不在乎,當滿懷的心事再也經受不起任何波瀾時,不允許任何人走近那份即使用心也無法讀懂的情,許自己一片安然,亦不想選擇繼續前行,到此畫上一個句點,從此與情無關。當繁華落盡,僅存的只是點滴滴血的憂傷。

走過陽光燦爛的日子,穿越雨幕中的迷離彷徨,踏過雪地上那晶瑩的潔白,依然是孤獨的身體,遊走的靈魂,還有一顆永遠沉睡不醒的素心。以為時光的沙漏終會將憂傷濾盡,記憶會在光陰的流逝裏淡若輕痕,鉛華洗盡後一如當初的明媚與清亮。卻不料,憂傷堆積,記憶蔓延,笑的背後是淚,而淚才最真實。

盛夏的陽光,明麗而真切,就象孩子無憂燦爛的笑臉。而我在日光斑駁的投影裏只看到那殘缺的心跡,還有那小小的落寞的身影。抬頭,歎息,低頭,無奈。無論我再怎麼堅強,也只是為了偽裝讓你放心。無論我再怎麼勇敢地走,也走不出你曾經給過的世界。

落花成塚,往事如煙,流年滄桑,物是人非。傾心相見的喜,擦肩而過的憾,愛而不得的痛,一切終是逃不掉的宿命。想要回首,卻再也回不去。想要向前,卻不知該去向何方。一切都只能交給時間,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。

執筆成念,憂傷堆砌的文字,淚水拼湊的深情,誰人能懂?

獨舞成傷,孤獨浸潤的靈魂,等待凝成的相思,誰人能解?

低呤成痛,溫柔沉醉的心靈,纏綿熬成的傷口,誰人能撫?

風吹起的時候才恍然頓悟,幸福的時光早已定格在時光的最深處,無法重來,漸漸依稀模糊。

只想做個薄涼而溫暖的人,等愛悄悄地來,讓情靜靜地走,憂傷深埋於心,絕口不提。只是,流年的惆悵總是那麼深,經年的哀傷卻總是那麼長。幸福一直在朝我微笑,而我如旋轉木馬一般樂此不疲地追逐,卻總隔著那小段無法跨越的殘忍的距離。

你的離開,我不言不語,但我不甘心,從來都是。不甘心上天的捉弄,不甘心命運的安排,更不甘心就這樣默默地接受你的離開,從此將愛塵封。可是,又能如何?只能自己將失愛的痛獨自承受,永遠我要不起,你也給不起。從此,我用一生的贖罪撫平自己的心傷,再與你無關。

你也不忍心,你也希望我幸福。不然你不會在微博上寫下那無奈的心情,不會遊走於我的空間,不會……然而,你終究是你,縱使再無奈,也決絕到底,就是不肯給我一聲問候,一聲叮呤,一聲祝福。但我懂得,我終是你這一生想要好好珍惜卻只能愧對的女子,你無法將我輕易抹去,就如我無法將你連根拔起。

夜,深了。思念開始放縱招搖,靈魂開始在黑夜裏遊蕩,心陷入深海般的冰冷與孤寂。月兒催我淚,星星知我心。月下的相思既美亦傷,在清冷的夜裏開出冷豔的花。星星點點閃爍著心語,如我安靜的傾訴與告白。這樣的月色我們曾擁有過,這樣的星空我們曾仰望過,而今夕,你在哪?何夕,你會歸來?

微笑地守望著靜朗的夜空,遙望著你離去的方向,幽幽夜色裏只望到無邊的黑暗。那個路口已經封存,我無法追尋,你無法找回。迷蒙的水霧也迷漫了憂傷,卻固執地凝望著遠方,不願讓淚流下。原來微笑並不代表釋懷,憂傷無處不在。

習慣了越夜越清醒的日子,用文字記錄著點滴的喜怒哀樂,卻發現憂傷那麼多,快樂那麼少,落寞那麼深,明麗那麼淺。一遍遍聽著自己鍾愛的音樂,溫柔而纏綿,低沉而感傷,配合著指尖輕觸鍵盤的聲響,眉愁深鎖,淚含憂傷。

很多時候會懷念那個雨天,太過敏感纖細的人總是無可救藥地喜歡那些黯然的的情境,潮濕,寒冷,或是寂靜,淡漠,除了衣服的顏色喜歡明亮。因為想要那份鮮豔驅趕心中的冷,想要那份明亮照耀心中無法排遣的陰暗,想要驕傲地漂亮地活著。

太多的日子,一個人對著清燈孤壁,心跌入無邊的孤寂。花落花開,月圓月缺,無休止的輪回裏,如何才能留得住永遠?如何才能忘記那憂傷?一場花事了,終定格成寂寞紅塵裏一個蒼白的手勢,零落成空。

一個人堅持,一個人等待,一個人吹風聽雨,一個人抬眼望天,一個人假裝快樂,一個人持續著憂傷。沐著夏日的風雨,回憶著天荒地老的誓言,眼迷蒙,心空洞。一次傾心的遇見只是一場虛假的夢魘,一腔真愛被束之高閣,而心也跟著懸空。

你走了,卻走不出我的心。你離開了,卻離不開我的視線。小小的心總有一個專屬於你的最柔軟的地方,眼裏常駐著你溫暖的笑容如此熟悉,夢裏總有你挺拔的身影翩然而至。

我想走,永遠地走出你的世界。想要離開,徹底地離開有你的記憶。可以糾結的心無法如你般決絕,癡傻的靈魂逃不掉紅塵的羈絆,我只能一半明媚一半憂傷,將過往邊走邊忘。

當情感已經凝固,憂傷不再糾結,只想在靜默的流年中慢慢老去,看落霞滿天,看流雲悠悠,看月色如水,看星辰密佈,然後以一顆安然的心想像著愛情最初的模樣,一見傾心,再見傾情,卻換永遠的擦肩而過。原來,最美的東西最易失去,一場愛戀就如那紅塵深處的彼岸花,花開荼蘼,葉落彼岸,再不會有相見的時候。

紅塵太淺,江湖太深。相念紅塵,卻相忘於江湖。紅塵路漫漫,江湖路迢迢,要如何才能涉過那迢迢千山萬水在紅塵中悠然而過,盼一場花開,等一場永恆,從此執手相看兩不厭,再沒有分離。

花,開過;淚,流過。如今的我早已沒有了那份熱烈,退卻了最初的溫度,再沒有什麼可以失去,再沒有什麼可以依靠,再沒有什麼可以期待。從此,無喜無悲,傷無可傷,在紅塵之外靜守著孤獨,只求風不起心不湧。

夜色幽深,月光溫柔,心如平靜的湖面波光粼粼,眼神中卻透著悲劇的色彩,塗抹上豔紅的傷。那一份冷豔遮掩了蒼白與懦弱,只感覺淚流在心底,愛嵌在骨裏,傷流淌在血液裏。

人倆倆相望,心渴望重逢,愛咫尺天涯。

終究,愛了,散了;念了,痛了。




歡迎光臨 大書屋 文字網 (http://bm2aal.idv.tw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