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那些生命中的感動

睜開眼睛,已是一地的陽光,我望向窗外,淨藍的天空,如水洗的藍色絲綢,透著瑩瑩的光彩。高出小屋的枇杷樹,仿佛未曾接受過秋天的洗禮,依舊青翠茂盛。風兒淡飄,樹枝兒慢搖,好愜意的時光啊。

窗外的世界很小,但與我來說,風景卻獨好。運氣好的時候,還能看見一兩只小鳥,站在晾衣繩上對我歡唱,然後與我對視,談話,仿佛認識了許久的老友。

以前還能看到陽臺上種植的花草,如今因管理不當,已經悉數夭折。今日,卻能看見陽臺上擺放著的三盆仙人掌,是愛人昨日從大盆移植的,形態各異,但各個姿態優美,巴掌大的葉片筆直向天,迎著陽光,露著金燦燦的笑容。

如今,家裏的植物也就剩下它和萬年青了,許是這兩樣是最好養活的吧,不用辛苦伺候,任它曝曬或遭遇風雨,都無關緊要,他們的生命力很頑強,而且一年四季綠意長存,給這蕭瑟的深秋,增添了無窮的況味。

人的生命中,也總會留下一抹綠意,那些生命中的過客,偶爾途經你的歲月,把一抹溫暖留在了你的心裏,把一份感動寄存在了你的記憶中。

曾經,遇見過這樣一個老人,一臉的絡腮,瘸著一條腿,走起路來,看著很費勁。然,他的笑容,他質樸的話語,卻總在我的眼前,心底飄搖。

那天,和愛人去嘉定辦事,時值中午時分,肚子餓了,愛人說在附近找家飯店,我卻不以為然,我這人,許是見不慣大場面吧,不喜歡大飯店的拘謹和排場,喜歡小飯店乃至路邊攤的自由和愜意。愛人違逆不了我,只能順我的意,結果在路邊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飯店。

剛剛坐下,從里間出來一位老人,看年紀大約在五六十歲左右,操著一口生澀難懂的方言普通話,好不容易,我才把我要的東西和他交代清楚,我要了一碗辣肉面,給愛人要了一碗大肉面,然後各自加上一個荷包蛋。我生性喜辣,個性喜好極像北方女子,喜歡吃麵食,所以一般到外辦事,我大都是叫上一碗面,或者是餛飩餃子之類的對付了,是個不拘小節的人。

時間等得有些久了,心裏不免有些急躁,平時吃面也就是等個三五分鐘,今天咋等了十來分鐘還沒來呢?悄悄地和愛人嘀咕,咋這麼慢呢?愛人笑笑,你餓了啊?我摸摸乾癟了的肚子,說,是呢,還真是餓了呢。

正說著,老人端著一個盤子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,笑吟吟地說道,等久了吧?我忙說,沒事,沒事呢。

老人把面放在我的面前,我看了一眼,立馬食欲大增,那面,完全夠得上“色香味俱全”五個字。湯是湯,面是面,肉丁和辣椒是點綴,黃橙橙的雞蛋如燦爛的菊花,豔豔地開著,真好看呢。我拿起筷子,猴急地吃了起來,味道還真是不錯,抬頭看愛人,吃得也是有滋有味,遂問道,怎麼樣,不錯的吧?愛人點頭,不錯,挺好吃,還挺新鮮呢。我說,是啊,澆頭是現炒的呢,難怪速度那麼慢呢。

轉眼,一碗面被我吃了個底朝天,吃得心情大好,看來美食的確可以愉悅人的心情啊。愛人看了看我的碗說,不錯嘛,今天沒吃剩啊,難得,難得!我說,這麼好吃,我怎捨得剩下啊。

回頭大叫了一聲,老闆,結賬啊。哎,來了!老人剛好端著炒好的小菜給客人,我問,多少錢啊?老人看了看價目表說,給十二元吧。我說,不對吧?我也抬頭看了下價目表,一碗面是六元,但是我還加了個蛋呢。我說,老闆,還有一個蛋你沒算呢。老人擺手笑了,說,算了,蛋就不要你們錢了。我說,那哪行啊。老人依舊笑著說,不要了,不要了……我說,不行,現在雞蛋價格也挺貴的,這樣吧,一個蛋就算兩元吧!老人說,閨女,一個雞蛋哪里值兩元哦。我不由分說,拿了張二十的給了老人,態度有些強硬地說道,就算十六元吧,別和我爭了,你的面那麼好吃,值這個價。老人頻頻說道,那怎麼好意思,那怎麼好意思呢。我笑,應該給的。結果,老了拿了張五元的遞給我說,兩碗面就算十五元好了,好嗎?我笑,行,就這麼辦吧。

旁邊的吃客均看著我們笑,估摸著還以為我們是認識的呢。走出飯店,我心裏感慨頗多,和愛人說,老人這樣做生意還怎麼賺錢啊,一個蛋算起來成本差不多要一元了,他一碗面才六元,利潤有多少呢,如果蛋還不算錢,他還有賺頭嗎?心裏不禁替老人擔憂起來。想想剛才,除了我們,也就兩三個吃客,生意看起來冷清得很,不知道賺的錢能否維持日常生活呢?看看周圍,嘴裏自言自語著,看起來市口也不怎麼好啊,不知道租金貴不貴……愛人在旁邊直搖頭,你呀,怪不得多病,什麼都要想,瞎操心個什麼勁啊,真是搞不懂你……

雖然這件事過去將近一個月了,但是那位老人的身影卻時常在我的心裏出現,他的笑容,他淳樸的話語,他那傷殘了的腿,總是讓我的心無法安寧。在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裏,多的是爾虞我詐,多的是坑蒙拐騙,還有一句話,叫做“無商不奸”,再想想那些什麼“洗蝦門”什麼門事件的,為了賺錢,唯利是圖,根本就不管不顧百姓的身體健康,無惡不作到了極點。

而這位老人,心地是如此地純良,他的面雖然價格低廉,但是口感絕不遜於那些大飯店裏的高價食物,他只是一個小人物,而且還是社會的底層人物,身患殘疾,家境一定是促襟見肘,極需要錢的,可這位老人,在利益面前,卻是坦然微笑,與那些貪婪之徒相比,老人的品格是何等得高尚!

想起昨晚,和愛人又提起了老人,愛人調侃我,你這麼牽掛人家,沒事就坐車去看看人家唄,那面多好吃啊,順便再多吃幾碗……我給了他倆白眼,裝作生氣,不再理他了。但是心裏卻在想,下次,再去嘉定辦事,我一定要去看看老人,順帶再嘗一下那碗,讓我一想起來就饞涎欲滴的剌肉面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