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文人最賤

 問這世間最賤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雖然鬼的某一身份亦是文人,但不得不承認身為文人的卑劣與低賤。既鄙視自己,又鄙視同筆;一個個的文人,拿著一根根的筆,互相鬥字,互相鄙視,失了重心,越寫越薄,故而有人曰“文人相輕”。
  
  問這世間最亂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雖然鬼在文字裏總說要真誠,但自知原本是一大騙子,好隱好瞞,好戲好編,好謔好玩,好爭好反。而文人,最擅長的,就是花言巧語,胡寫亂猜,偷換概念,顛倒黑白,最後搞得人們是非不分,天下大亂。人心,是誰亂的?文人之筆也。何真何假?誰是誰非?誰能道完?奇理自通天,文人卻越寫越糊塗,越寫越迷亂。
  
  問這世間最懶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雖然鬼在嘴上常鼓勵別人要勤奮,但更清楚自己平常只是毫無耐心,懶惰成性之生;自小便是貪吃貪玩,好遊好色之流。而文人之輩,更是恨不得把寫出來的文字全變成白花花的銀子,為了幾塊銀子,硬是把幾件無關痛癢的小事,連塞帶填地擠成幾天幾夜也讀不完的濫情長篇。文字有價否?觀天下之文,日益廉價矣!文章本無價,真情之流露,可那空心字,卻是愈賣愈低。
  
  問這世間最散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就算是把勇猛無敵的異形們關在一起,它們也會馬上團結起來,合心商量著怎麼逃出去;但文人則不同,把自以為是的文人們關在一起,就算不鎖門,它們也永遠逃不出去——問我為什麼?因為它們全坐著不肯動,拼命地對著指責,大聲地互相怨罵,口水說幹了也沒人去開門。
  
  問這世間最酸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就算是路邊的流浪狗,也有人可憐;但是寫盡天下書的文人,卻沒人同情。夫子餓得抱顏回,蘇子關門鑽冷錐;跑遍千山和萬水,都不一定能賞得小酒一杯。一批一批地爬擠著,一個一個地等待著,牙也掉了發也白了,最後卻沒有錢買墓碑。
  
  問這世間最懸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一腳踩在鬼門關,一腳踏進監獄裏,字字皆是獨木橋,隨時都可能掉入懸崖底。文人玩耍的是最快樂的遊戲,篇篇都是夢裏飛仙;文人操作的也是最危險的杠杆,紙紙都是人命關天。
  
  問這世間最慘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再華彩的文字,也掩飾不了文人內心的黑暗;再美麗的夢想,也遮蓋不了文人背面的苦難。文人的人生經歷越曲折,寫的文章就越可觀;文人的內心疼痛越深刻,寫的感情越動天。
  
  問這世間最冤的人是誰?鬼曰,文人也。寫錯了一個字,卻得全家都上斷頭臺;填高了一首詞,卻得一輩子都流浪在城外。文人命貴乎?氣越傲,人越笑。是文人孤傲之過,還是人間無火?
  
  問這世間最賤的文人是誰?鬼曰,看此文者。既是花間一小人,無賴遊子,沿路亂罵,聞者竟不知羞恥,還要跑近來,看它罵什麼。可謂是嘴巴賤,耳朵賤,骨頭賤,文章賤,手指賤,口水賤,處處是賤行,又一場“文人相輕”。
  
  九段而駐筆,收氣而歸一。文人賤乎?文人貴乎?文人輕乎?文人重乎?在於自己之定位,在於平時之慎為。
返回列表